首頁導航手機版
您好!歡迎來到養老信息網![請登錄],新用戶?[免費注冊] 會員中心 |養老社區 |保險查詢 |養老院查詢
養老信息網-讓我們共同關注老年人

《奇葩說》儲殷說了大實話!

文章來源:養老信息網 作者:趙智 發布日期:2019-11-26 14:27:25
瀏覽次數:正在加載次數網友評論: 0

《奇葩說》,一個現象級的辯論娛樂節目,雖然辯題越來越近似,辯論越來越套路,但筆者依然堅持在看,也許只是這類節目太缺乏。

周日照例看了最新一期,題目是:

“戀愛多年卻一直恐婚,如果有瓶去除恐婚水,你會喝嗎?”

這類題目已經屢屢出現在節目的辯題中,今天這個水,明天那個藥,后天又是個按鈕……雖然節目中邱晨、黃執中等表現很好,語言很打動人,但也掩蓋不了整體的乏味無力,直到最終的投票結束之后,黃執中團隊的儲殷舉手發言。

他的發言大致是這樣的:

“很多人都把結婚當成是個人解放來講,在個人主義時代,我們每個人都以為自己很強大,所以自己不需要結婚,過了五十歲,你是另外一個想法。

你生了病以后,你需要有人幫的,四十五歲你失業了怎么辦,要不要有人養你?六十五歲你進了養老院以后,沒有孩子來看你,護工會怎么虐待你?你需要結婚,這是一個最不壞的選擇。

你過了五十五歲,一個人在社會上漂泊,成為像臺上這些人一樣成功的幾率很小很小的,你需要一個人幫著你一起走,這是大多數人最合理的選擇。”

緊接著,主持人馬東跳了出來,疾言厲色的表示不喜歡儲殷的說辭,不是因為具體內容,而是馬東認為——儲殷個人代表了大多數——這個行為是很危險的。

兩人你來我往交戰數合,雖然最終以儲殷的息事寧人收尾,但是這段對話無疑成為了整場節目最激烈,最有料,也是最直擊現實的一番對話,其話題性、爭議性完全超過了本季所有已播出的內容。

這兩天,圍繞著儲殷和馬東的對話,網絡上出現了各種爭論、分析、點評,喧囂一時。

作為長期關注《奇葩說》的筆者,自然不免也想發表發表自己的意見。當然,不是針對馬東所謂“個人代表了大多數”的危險,而是儲殷說的那番話揭露出來的社會真相。

先看一下這張圖:

《奇葩說》儲殷說了大實話!

這張圖展示了我國家庭結構在近百年來的發展趨勢。

中國是一個古老的國家,同時又是一個年輕的國家,在短短的一個多世紀之內,我們的國家就從封建專制過渡到資本主義,然后最終成為一個社會主義國家,同時經濟體制從延續千年的小農經濟轉變為民族資本主義經濟、計劃經濟,最終確立為社會主義市場經濟體制。

我國也由近代的積貧積弱,轉變為奮發圖強、擁有強烈自信的大國強國,再次走向繁榮昌盛,達到GDP世界第二的水平。

在這個過程中,我們的家庭結構也隨著經濟的發展、社會的發展和思想的發展,逐步變化,家庭成員逐漸減少,家庭內部分工逐漸被社會化分工所取代。做飯變成了外賣,家庭掃除變成了家政保潔,甚至坐月子都變成了月子會所……家庭正在向著原子化大踏步邁進,各城市的結婚年齡按照一線城市 >二線城市 >三線城市,城市>鄉村的趨勢逐步延遲。

根據統計數據表明:

2015年上海男女的平均初婚年齡分別為:30.3歲和28.4歲,相比于2005年分別提高了5歲和5.4歲!同時,隨著初婚年齡的推后,初育年齡也在推后,為29歲。

終有一天,我國也會向日本等國家看齊,“不婚族”、“一人食”這樣的名詞也會在社會上流行。

那么,這些對養老有什么影響呢?

這要從近期和遠期兩方面來看。

近期影響,隨著家庭逐漸原子化,家庭事務的社會化,人口流動性增大,以及獨生子女政策的影響,70后以后的這批中年人、青年人很難再對自己50后、60后的父母盡到親自照顧了,不是不愿,而是不能。雙方的父母照顧哪一方?和哪一方住在一起?甚至愿不愿意住在一起?當父母養老與子女教育重疊的時候,是顧子女教育還是父母養老?這都是現實的問題。

遠期影響,70后以后的這批人老了怎么辦?當丁克家庭、不婚人士老了以后怎么辦?誰來照顧?誰能照顧?他們老了以后,恐怕已無直系親屬了。

當然,有些人會說,不是家庭分工社會化了嗎?不是國家在大力推動養老服務的市場化、商業化了嗎?這不正是國家建立養老服務體系要解決的問題嗎?

為什么還要抱著“養兒防老”的老觀念,頑固不化?

那筆者要問:

“錢,從哪來?”

是的,錢從哪來。

現在大多數城市老人的退休金也就在2000~4000之間,要用這筆錢去住養老院,只能住最差的,好幾個人一個房間的,跟住在自己家里完全沒法比。根本無法讓老人“有尊嚴”的活著。

而現在還在工作的人們,除了公務員、央企國企職工、金融IT等高附加值行業,能夠嚴格按照法律規定繳納社保之外,承接絕大多數就業人口的廣大民營企業卻大多在按照最低標準為員工繳納社保,他們未來的退休金不足以保證他們退休后能夠保持工作時的生活水平。

其實,不止國內,即便是發達國家也是如此,退休意味著生活水平的嚴重下降,這是全世界面臨的問題。

再有,近些年頻頻見諸媒體的35歲、40歲職場門檻,即便如華為等高科技企業,也要保持員工隊伍的年輕化。已經步入中年,在職場中競爭力越來越小的人們怎么辦?高房價、高物價、中年失業將是壓垮他們的最后一根稻草。

中年即便如此,何況他們到了老年以后。

這就是現實。

儲殷的發言沒有夸張,現實如此。

筆者作為養老行業中的一員,雖然欣慰國家對養老服務事業的逐年重視和政策加碼,但同時心中也有儲殷同樣的隱憂,我們現在倡導的市場化、商業化養老,真的可行嗎?真的能解決問題嗎?老人真的有錢買這些服務嗎?

很多場合,不同的人在聊到這個問題時,都寄希望于未來:“等現在四五十歲這批人老了,養老服務產業就真正迎來了春天,就真正好了,他們一定能接受商業化養老,愿意掏錢!”

但是,真的會是這樣嗎?

要知道,做這個行業的,大多數都是有些閑錢,跟著國家政策走的,他們看好的是未來,同時他們也只看到了自己眼中的未來,在他們眼中,大多數即將退休,即將老去的人們,都和他們一樣。

但是,筆者要說,這些人都不是大多數,看到的也不是大多數。

真正的“大多數”是你看不到的,他們存在于社會的深處、底層,在各種各樣的車間里,在形形色色的服務行業里,他們遠離媒體,不用微博和抖音,他們不會發聲。

但這并不代表他們不存在,而他們才是未來養老的主體,那個“沉默的大多數”。

怎么辦?

長護險?

也許是個辦法,但它也并非一勞永逸的辦法,原因有三:

第一, 我國當前經濟下行壓力加大,新常態讓再推出一項社會基本保險的壓力加大。

第二, 上海等地的長護險試點借鑒意義不大,過高的報銷比例令長護險不可能大范圍普及,以浦東新區為例,大約只能覆蓋3%。

第三, 德國、日本雖然普及了長護險制度,老人確實得到了好處,但給社會、政府帶來的經濟壓力依然很大,也在檢討改革。

長護險也不管用?那該怎么辦?長護險還要不要實施?

要實施!

以筆者對養老服務事業發展和社會經濟整體發展淺薄的預見,實在也提不出什么好的建議。

但有三點,筆者覺得是政府、公眾現在必須要做的,多大困難也要做:

第一, 長護險開征,雖然我國經濟步入新常態,貿易戰導致企業經營困難,但是長護險作為一項長久解決養老問題的手段,一定要實施,哪怕初期少收點,這個資金池子也要建起來,把水蓄上。

第二, 長護險給付,一定不能像日本、上海試點那樣讓長護險承擔大頭,而是要提高老人的支付比例,這樣才有利于減輕長護險支付壓力,擴大長護險覆蓋范圍。

第三, 轉變觀念,在與老人接觸的過程中,深深感到老人的傳統觀念根深蒂固,自己省吃儉用,也要把退休金存下來,要么應付未來的不確定性,要么留給子女。這種觀念一定要轉變!兒孫自有兒孫福,老人們從艱苦歲月走來,勤儉慣了,就算有些錢,他們也不舍得花。不愿花錢,子女又負擔不了養老義務,老人就只能忍耐,這個觀念一定要打破,要鼓勵老人花錢養老,鼓勵老人消費,而這一切的基礎是要做好醫療保障,老人最怕得病。另外,以房養老也是個好方式,但受制于傳統觀念,房子在國人心中的地位很重要,甚至大于生命,但房子又是大多數老人一輩子最大的財產,如果盤活它,老人就不愁養老問題。以房養老現在有些毀譽參半,這主要是相關政策不完善,相關監管不完善導致的,被騙子鉆了空子。但以房養老絕對是應該提倡的,也是改變普通老年人生活的重要手段。

感謝儲殷教授,雖然他在節目中被馬東強硬Diss,但是他的話讓養老成為了熱點話題,讓渾渾噩噩的人們直面年老后的境遇。

不管結婚與否,我們終究都要老的,未雨綢繆,不只是普通人,我們這些做養老行業的,也要深深反省,我們現在做得都對嗎?我們還能做什么?

最后,祝愿養老事業擁有光明的未來,老人們擁有美好幸福的生活。

評論
分享
QQ空間 微信/手機瀏覽器
查看/參與評論
關于作者
35
1+萬
2
周排行月排行年排行
網友評論
人參與 | 人評論
發布評論需要您先登錄, 立即 登錄 | 注冊 。
公眾微信 意見或建議
青海11选5基夲走势图 吉林快三和值尾振幅 004百家乐送体验金 下载河北快3软件 天津快乐10分开奖数据 江西快三彩票下载安装 股票配资平台都找股牛网 快乐飞艇能不能破解 山西快乐十分分布走势图 上证指数每日行情凤凰网 安装中国福利彩票软件